淮北新闻网

Previous Next

社会

时间:2022-01-24

1月6日,《咬文嚼字》编辑部公布“2021年十大语文差错”。详细内容如下:一、 “六安”的“六”误读为liù。2021年,海内疫情泛起多点散发态势。5月16日,安徽省六安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在相关新闻报道中,有媒体将“六安”的“六”读作liù。“六”是多音字,读liù指数字,即比五大一的正整数,读lù用于地名,如江苏六合。安徽“六安”的“六”读lù,权威词典是这样注音的;民政部公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划简册》也是这样标注的。二、“伸张”误为 “曼延”。2021年底,新毒株奥密克戎造成国际疫情继续扩散。不少媒体在报道中将疫情“伸张”误作疫情“曼延”。曼,本指长、远。曼延,指绵延不停,形貌的是静态工具,如“群山曼延”。伸张,本指蔓草等向四周延伸、扩展,引申泛指向周围延伸、扩展,形貌的是动态变化的工具。病毒扩散,应用“伸张”。另外,媒体上另有用“漫延”的。在指向四周扩散的义项上,“伸张”“漫延”可视为异形词,现在多主张用“伸张”。三、 “接种疫苗”的“种”误读为zhǒng。2021年,接种疫苗是头等大事。遗憾的是,不少人将“接种”疫苗误读为“接zhǒng”疫苗。“种”是多音字:读zhǒng,表现事物,主要是名词,指种子等,也作量词,指种类;读zhòng,表现行动,是动词,如种地、种植;读Chóng,用于姓氏。接种疫苗就是把疫苗注射到人或动物体内,用以预防疾病。这个“接种”显然是行动,应读“接zhòng”。四、“途经”误为“途径”。“盛行病学观察”(简称“流调”)事情中,小我私家行动轨迹是重点。在小我私家旅居史形貌中,不少通告将“途经”误为“途径”。“途经”,动词,意思是中途经由某地,如“从北京途经南京到上海”。“途径”,名词,意思是路径,多用于比喻,如“解决问题的途径”。“途经”和“途径”语义差别、用法差别,把“途经中高风险地域”写为“途径中高风险地域”是错误的。五、 “必须品”误为“必须品”。疫情防控必须确保人民群众生活必须品的富足供应。如2021年12月23日,西安封城,关闭式治理期间,为保证群众粮食等生活必须品供应,志愿者送货上门。一些媒体在报道中,将“生活必须品”误作“生活必须品”。“必须”和“必须”都强调“一定要”。然而,它们的搭配工具差别。“必须”是副词,只能跟动词搭配,不能与名词连用,不能组成所字结构。“必须”是动词,可以与名词连用,可以组成所字结构。“品”即物品,名词性身分,只能跟“必须”搭配使用。六、 “赓续”误为“庚续”。2021年,“赓续红色血脉”的说法常见诸媒体,遗憾的是,不少地方将“赓续”误为“庚续”。“庚”的常用义是指天干第七位,又指年龄,如“同庚”“年庚”。“赓”本义指一连、继续。文籍中“赓”多指歌咏吟诵的接续唱和,如“赓咏”“赓酬”“赓韵”等。如今,“赓”指继续,“赓续”是同义连用,复指强调。现代汉语中“庚”不表现继续,“赓续”不能写成“庚续”。七、 “失之偏颇”误为“有失偏颇”。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里,陈独秀曾说过“二十年不谈政治”,第27集中李大钊说道:“当初说这句话有失偏颇了。”其中,“有失偏颇”有误,应改为“失之偏颇”。“有失”即失去,强调的是“失去”的工具,与褒义词连用,如“有失公正”,就是指失去了公正。而“失之”的“失”指失误、失当,“失之”分析的是失误的原因,与贬义词连用,如“失之狭隘”。“偏颇”指偏向一方、不公正、不公正,因“偏颇”而造成失误,当称“失之偏颇”。八、“血脉偾张”误为“血脉喷张”。2021年8月1日,苏炳添以9秒83的结果晋级东京奥运会百米决赛。不少媒体在报道中称,这一惊世骇俗的结果令人“血脉喷张”。其中“喷张”有误,正确的写法应是“偾张”。“偾”读fèn,指亢奋,“偾张”指扩张突起,“血脉偾张”意为血液流动加速,血管膨胀,青筋兴起,多用来形容激动、亢奋、激情。“喷张”指张裂喷射,“血脉喷张”即鲜血喷射,用来形容情绪激动显然不合情理。九、“情结”误为“情节”。2021年,中国经心筹备北京冬奥会。中国人对冬奥会寄予了很深的情感,一些媒体在相关报道中将冬奥“情结”误成了冬奥“情节”。“情结”指很深的情感,深藏心底的情感,如“思乡情结”,或指心中的情感纠葛,如“化解不开的情结”。“情节”指事情的变化和经由,如“故事情节”,或指犯罪或犯错误的详细情况,如“案件的情节”。中国人重视冬奥会,尽心尽力地筹备北京冬奥会,寄予在其中的深情固然应称“情结”而不是“情节”。十、“行拘”误为“刑拘”。2021年10月21日,北京警目标对某知名人士嫖娼事件举行通报,称违法人员对违法事实招供不讳,目前均因冒犯治安治理法被向阳公循分局依法行政拘留。有媒体在报道中将“行拘”误成了“刑拘”。“行拘”是“行政拘留”的简称,“刑拘”是“刑事拘留”的简称,两个简称读音相同,但寄义相差很大。上述人士嫖娼冒犯的是《治安治理处罚法》,这是行政法,因此适用的是“行拘”。如果冒犯的是《刑法》,那适用的就应该是“刑拘”了。据《咬文嚼字》主编黄安靖先容,《咬文嚼字》年度“十大语文差错”从2006年开始公布,至今已有16年,目前基本根据质料收集、条目整理、专家审核、征求意见、最后审定五个步骤举行评选。黄安靖表现,身份证上一个误认、误读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议论。“一些公民身份号码最后一位是‘Ⅹ’,不少人认为这是英文字母表中倒数第三个字母‘Ⅹ’,也有人将它读成‘chā’,这都差池。”黄安靖强调,“Ⅹ”表现罗马数字“10”,读作shí最为妥当。你错了几个?